落秋小说网

第31章 过去篇·2013年·四月⑦【1 / 1】

朱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落秋小说网http://www.lyshixia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是交换项目的材料但其实全是用日文写的,不会有什么理解障碍。但即使这样,日向也盯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文档看了好半天,转头发出不太确定的疑问时,满脸都写着“怎么一下子就搞到这么远”,声音里也掺杂着一点不可置信,“……英国?”

“是啊,伦敦,目前还不知道是具体哪一所学校,”刚才还是她在担心日向、不想让他飞得太远来着,这下好像身份瞬间被逆转了。照朝滑了一下触摸板,扯出一个并不怎么好看的笑,“毕竟是现代新闻之都嘛。”

……

短暂的沉默。为什么突然讨论起来了这种话题,因为照朝跟日向刚刚在考虑,未雨绸缪总是好的,要是有现在就能准备起来的事,那么越早开始后面就越主动。然而两个人抱头冥思苦想了半天,新建的笔记页面里也就憋出来了寥寥几行,前言不搭后语的,看着那叫一个可怜巴巴。

总觉得现在像是在纸上谈兵,照朝有点挫败地想。关于留学到底需要准备什么,她倒是稍微了解一点,但很明显不适用于日向,不会有人去和他要求语言成绩或者什么申请材料,可是语言关又不能不过,毕竟——

这浑身上下油然而生的无力感到底是什么。想不出来,照朝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重,每说一句话都仿佛坠着千斤的重量。所以人能想象自己从未理解过的东西吗,就像某部动画被反复拉出来鞭尸吐槽的,都星际时代、都开机甲了,听音乐怎么还用somywalkman,就不能搞得先进点么?

……大概不能。条件反射地搜了巴西的报纸、挑了个发行量最大的扫了眼,照朝觉得简直像是在看天书,唯一能看懂的是版面上撒切尔夫人的照片,她拼写一模一样的名字,以及阿拉伯数字87。

“真的去世界舞台的话,外语总是要学一点的,”不,不能消沉。照朝在心里握了握拳头,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在文档的第一行打下“语言”这一项;而日向正苦大仇深地瘪着嘴巴,恨不得把那几个字从屏幕里抠出来吃掉,但也没抱怨什么,“就算去冲绳也得能听懂冲绳话啊,去美国什么的就好好学英语嘛。”

“如果真的去巴西,那大不了从头开始学呗,我们现在这么看,一点基础都没有,肯定是很难啦,又没有人带着,”照朝尽量保持着平稳的音调,比起安慰日向似乎更多的是想要开导自己,“回头找找仙台有没有开班,就算没有东京也肯定有,这点可以放心。”

话说着是让人放心,可怎么听怎么觉得没什么说服力。大概还是因为其实并没有什么详细计划吧,照朝想着按了下换行,又打下“独立生活”几个字。这点她倒是不那么担心日向,在家当哥哥的人呢,照顾人总是会的,唯一需要稍微磨练一下的大概就是厨艺了……

“啊,好难……”日向倒好像还停留在语言的话题没出来,侧趴在桌子上把脸颊贴着桌面,用蜂蜜色的大眼睛热切地望着她,“我要是能有照朝同学这么聪明就好了,考试也好外语也好,什么都不用发愁了,多好,或者,”男孩撇撇嘴,态度变化那叫一个泾渭分明,“给我月岛的脑子也行……”

“说什么呢,上次我可没考过人家哦。”这个退而求其次的样子太明显,照朝忍不住被逗笑了。高二重新分班之后她没再和月岛一个班,但上一学期的期末考试也确实是技不如人就是了;要说她忙的事情多,月岛也一直在备战春高,只会比她更忙的,“再说了,人哪能什么都行,总会有短板的呀。”

“可是我觉得照朝同学就是什么都行什么都会啊,又聪明、又厉害,还温柔,”迅速接过话头的日向一根一根地扳起手指,特别理所当然地一个个列举着她的优点。男孩望向她的目光里全是信任和真诚,只是在一个微妙的停顿之后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脸颊也染上了一点红色,“……并且还漂亮,要是能——”

被人夸夸还是很开心的,尤其被日向这种称赞谁的时候就好像眼睛里和全世界都只剩下你的类型。照朝被夸得有点不太好意思,摸了摸脸正等着少年说下去,后半句却迟迟没有下文,不由得重复了一下,“……能?”

“没什么,我、我就是随便想想的。”日向没有继续说下去,跟她的目光一碰脸红得也更厉害,“要是阿照……要是、呃,”男孩吞吞吐吐了好半天,突然眼睛一亮,“要是照朝同学能变得小小一只就好了,可以装在口袋里、让我走到哪里都带着,有问题就偷偷问你,有不会的你就教我——”

“……噗。”这种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还真是日向的风格……不过男孩原本想说的不是这个吧,照朝下意识地仔细望了望日向的眼睛,心里却突然一动。

她刚才是怎么和日向说的,只要有实现的机会,那就自己亲手去创造一个。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之类的确实没什么办法,留学的生活她也并不了解,但日向不管去哪里肯定都是要高中毕业之后了,在这段时间之内,她可以——

……

“交换生?”日向重复着照朝的语尾,念这三个字念得并不熟练,“照朝同学,要去海外……交换吗?”

“还没有‘要’啦,现在只是‘想去’。”照朝咬文嚼字了一下,把当时在春高时认识的指导老师发来的材料打开,给日向看,“喏,就是这个,青年记者计划那边提供的交流机会嘛。”

“青年记者……”日向有点懵懵懂懂地把这个名字念了一遍,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拳拍手掌地哦了一声,“是,春高的时候……”

“是的,就是那个。也算是天时地利人和了,截止日期就是这周末,”照朝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在跟日向说还是在自言自语地感叹,“其实……我本来都没有考虑的,如果今天翔阳不来找我的话,肯定就拒掉了。”

两个人在说的青年记者计划属于春高的关联配套项目,是由日本新闻协会和作为春高主办方的旭日新闻社联合发起,参与的高中生没有年级限制,经历三天的短暂培训之后,全部作为春高期间的报道支援。名单是直接由主办方确定的,主要面向的是各春高代表校的新闻部部员,也有极其少量的特邀出席,就像体育比赛里的外卡。

照朝不太确定自己是代表校成员还是外卡成员,总之名额是直接给的她。去年十一月中下旬左右,全国各都道府县的代表决定战全部落幕,抽签还没开始,新闻协会的通知电话就打到学校来了,比全日本青年代表强化合宿的通知来得都早。

2011年改制之后,每年参与春高的球队都是男女各52支,青年记者计划的名额却比这少得多。春高是少年们挥洒汗水的主场,专业的报道工作却不能完全交给未成熟的年轻人,当然也不能敞开了留给高中生当做成长的舞台,就好像和赛场上的运动员比起来,体育记者似乎总要落后那么半步,这是不争的事实——

也正因为这样,记者计划往年的参与名额几乎都被各地的传统名校垄断,照朝能拿到纯是因为这些年接连不断刷出来的存在感——小学起她就给《旭日小学生新闻》投稿,中学的时候在《旭日中学生周刊》上还写过一年多的专栏,直到那年外婆病重才停止,去报道的时候还有旭日学生新闻社的编辑老师专门过来,问哪个是天海照朝。

当时照朝举手了,然后就被另一位路过的工作人员抓了个现行,夸了她照片拍得不错,文章写得也不错,又问了她几岁开始学摄影,得到“小学二年级”的回答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抓住照朝的记者就是后来在培训和实地报道里一直带她的指导老师,也是刚才打电话给照朝的人。他像对待大人一样地和照朝握手,做了自我介绍之后特别郑重其事地说,“欢迎天海同学大学毕业之后来我们《日刊体育》。”

……

“等等,为什么要拒绝……诶,”身体反应比理解意思快好多,听到否定意义的动词日向本能地表示反对,回过味来才觉得哪里不对,小声地问,“这个计划,要去多久啊?”

“一年吧。”照朝用鼠标在材料上点选了两下,“应该就是今年九月份学期开始,到明年夏天结束——”

这次的海外交流名额说是优先提供给参与了今年记者计划的高中生,在英国期间跟着修习gcea-level课程,明年夏天考完试回国。gcea是英国的大学入学考试课程,项目说明里有提到,成绩可以当做申请开设记协海外合作项目的大学的重要凭证,或者直接申请国外的高校。

因为日本和英国学制不同的关系,能参与交流项目的基本上就等于指定了现在高二的人。一开始收到资料的时候照朝完全没放在心上,就算记协的指导老师特意说了机会很难得也一样。她又没有想去国外读书的计划,更没有这么强烈的意愿,想去的大学留在国内也能考,说不定还比在异国他乡啃英语简单,于是说着考虑一下,其实就是等于放置play了——

“‘本来’都,没有考虑?”日向迅速地抓住了她言语间的重点,一瞬间眼神都变得锐利起来,“所以说照朝同学现在,是决定了要去了么?”

是谁说日向是笨蛋、脑子里除了排球没有别的东西的,照朝不由得在心里这么感叹道。就算平时总是听话听一半,真的咬文嚼字起来这抓重点的能力都要和她不相上下了,“是啊,决定了。”

日向拧着眉头,像是吃到了超酸的话梅整个脸都皱成了一团,倒是没说什么,可是满脸都写着不知该怎么开口的纠结。照朝盯着男孩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展颜笑了,伸手摸了摸少年紧锁的眉间。

“你看嘛,刚才我们对着电脑再怎么闭门造车也造不出什么东西来,”照朝特别轻快地说,话语出口的时候,一直萦绕着她的那种沉重的无力感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凭现在的她也能做到的事,“反正也还有时间呢,那就由我来打打前哨好啦。”